文.圖/黃俊霖
  在18世紀的西方社會,人們才漸漸賦與花的性別意識,林奈這位兼具植物學家及動物學家的學者,最為人所熟知的是他建立了生物學名的二名法,但另外一項較鮮為人知的成就,一如佛洛依德的心理學,突顯令人難以啟齒的「性」的重要性。他將花的雄、雌蕊各部分用動物的生殖器官來比喻,在當時社會對性仍是禁忌,他的理念只能採用暗喻的方式,他將雄蕊及雌蕊比喻成新郎及新娘,各種色彩、形狀的花瓣就是他們新婚的喜床,花萼就是他們燕好時的屏風,並完成一套「性別分類系統」,他創造了一些字眼,雄蕊就是丈夫,雌蕊就是妻子,依雄蕊的數目將開花植物分成24綱(class),各綱依雌蕊之柱頭數再行細分為目(order)。例如,具兩個雄蕊及一個雌蕊的花,比喻為二夫一妻(Diandria-Monogynia);將隱頭花序(如無花果)比喻為秘密的性派對(Cryptogamia),為植物界開創了充滿性別色彩的視野。
圖1. 白鶴靈芝草開花早期
圖2.白鶴靈芝草開花晚期

  帶著性別意識來觀察花,會發現花中是眾星拱月,女尊男卑的世界,雌蕊通常形態雍容,位居中央睥睨著週遭纖細的雄蕊,除了體態及數量上的差異,某些種類花的雄蕊在「行為」上也顯現出謙卑的一面。例如,白鶴靈芝草(Rhinacanthus
nasutus)在開花時,是兩個雄蕊先並列出現(圖1),但在晚期會退讓到兩旁,讓給雌蕊登場,圖中位於中央,頂端呈兩叉狀者即為雌蕊(圖2);口紅花(Aeschynanthus sp.)在開花的早期只見4個雄蕊先出現(圖3),晚期雌蕊出場時,4個雄蕊已是向下彎腰退讓(圖4);苦林盤(Clerodendrum inerme)花的雄蕊則是更誇張地由原來的昂首之姿(圖5),在晚期雌蕊正式出場時,向後捲曲縮於一角(圖6)。這不禁令人納悶,雄蕊真的是懂得禮讓女士的紳士嗎?


圖3.口紅花開花的早期

圖4.口紅花開花的晚期

  花是植物行有性生殖的器官,為確保遺傳上的變異,會儘量避免自花授粉,上述的例子實際上採取了時間上區隔的策略。雄蕊先成熟,來訪的傳粉者,會帶走此花的花粉,有機會使另一朵花授粉;待雌蕊成熟時,雄蕊已功成身退,此時即接受來自其他花的花粉,而達到異花授粉的目的,如此顯現出來的就是雄蕊禮讓雌蕊的行為。花中展現的紳士風範,實為用心良苦地為了增加其子孫變異的具體表現。

圖5.苦林盤開花的早期 圖6.苦林盤開花的晚期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