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4.清水遺址出土二號頭骨正面觀

  第二具人骨的保存狀況相當好,大部分骨頭都留存下來。頭骨可能被農耕機的犁片切到過,左側頂骨與額骨損傷,但可復原。臉骨大致保持完整(圖4) 。上顎共有15顆牙齒,左側無第三臼齒,為先天性闕如;下顎16顆牙齒已完全長出。齒冠的損耗情況極為嚴重,除3顆第三臼齒之外,其他的牙齒都已磨穿琺瑯質,耗損至牙質;上顎右側第一、第二臼齒齲齒嚴重,並有齒槽膿腫的現象;口腔右側上下顎牙結石極為嚴重,尤以蛀牙及其周邊牙齒最甚,而口腔左側牙結石情況,比起右側輕微許多。體骨大致保存良好,少部分略有殘缺,值得注意的是右肩胛骨上被刺出三個小孔(圖3),不能肯定是生前受傷致死,或是埋葬後被耕作擾亂。

  最令人感到驚訝的是,另外發現2枚人的股骨頭,被用鐵製利刃切下後,置於第一具人骨的腳部附近,可能是陪葬品。這種現象在中部鐵器時代番仔園文化的墓葬中,還是首次發現,是否與族群糾紛有關,值得進一步研究。

  由第二具頭骨測值指數與台灣南島語族及台北十三行文化人骨指數相比,這位清水人的頭骨特徵,均接近鐵器時代的史前族群及平埔族,特別是烏牛欄巴則海族人。依他們之間的地理位置,生物距離如此之近,是不難理解的。

  第二具人骨股骨與脛骨的長度,根據推估身高的公式,可算出這位清水人的身高是167至176公分。台中縣龍泉村遺址出土的俯身葬人骨,不但屬男性,而且身高也在164公分。這種身高不但接近台灣南島語族的男性,特別與中部平埔族的平均身高相近。

 第二具人骨的牙結石是牙周病指標之一。這種因鈣質沉澱而刺激牙齦的牙病,據張菁芳分析台北十三行遺址人骨牙齒後指出,牙結石可能為咀嚼及利用牙齒做為工具使用(如裁縫、編織及製造魚網)的長期習性有關,第二具人骨門齒的嚴重磨損,可支持這種說法。

巴則海及貓霧拺平埔族人骨學分析

  張菁芳在比較十三行遺址出土之人骨形態學分析時,曾利用台中地區平埔族巴則海10具人骨及西螺貓霧拺19具人骨做比對標本。經Mahalanobis距離及逐步判別族群分類顯示兩者在分類圖難以區分,表示此二族可能已有相當程度之混血情形,而與北部十三行人骨標本的關係較遠。若與原住民相比,巴則海族與泰雅族及布農族的距離最近。這一結論可說是目前唯一值得參考的史前、原住民及平埔族類緣關係的線索。陳叔倬利用HLA多態性頻率分別比較台灣人、原住民與亞洲、大洋洲、美洲原住民血緣關係後,也得出巴則海人、賽夏人及泰雅人生物距離較近的結果。

  上述初步結果再與西部平原平埔族的語言群做相關比較。依南島語言學家費羅禮的分類,道卡斯、巴布拉、貓霧、巴則海均屬排灣語群I,這個語言可能在本島內先行分化。易言之,要比屬於排灣語群Ⅱ的(西拉雅、布農、阿美、噶瑪蘭、雅美)早到台灣。李壬癸認為上述五族的語言「都有密切的關係,可說當初是由同一種語言分化出來的」。他又進一步地指出,五者之中,道、貓兩種語言關係相當接近,而巴、洪關係較疏。前者雖然關係較近,但在地理空間上與巴布拉夾在中間,他推想「巴為後來居中而使道、貓語言分化」 。另一種可能性是道、貓兩族中「有一群跨越巴布拉之後,分化成為語群。巴布拉與洪雅的語言關係不如道、貓」。

中部台灣平埔族人圖像及史前人形像

  黃叔王敬《番俗六考》對於中部平埔族人的形貌的描述:

  「男婦頭貫骨簪日打拉,…嫁娶俱著紅衣。貓霧拺、岸裡以下諸社,俱衣鹿皮;并以皮冒其頭面,止露兩目。」

 《諸羅縣志》載:

  「岸裡、掃拺、烏牛難、阿里史、樸仔籬番女,繞脣吻皆刺之;點細細黛起,若塑像羅漢頭,共相稱美;又於文身之外,則為一種。…由諸羅山至後蠪番女多白皙,牛罵、沙轆、水裡為最;唯裝束各異。」

  康熙36年(1697)郁永河來台,對台灣西部「平地近番」的體貌云,「狀貌無甚異,惟兩目拗深瞪視似稍別」(《裨海紀游》卷下,頁33)。

  1896年伊能嘉矩在調查北部平埔族,描述他們的體貌「頭幅廣,前額平,雙目凹,鼻樑不隆,顴骨凸,口大,全身少毛,皮膚呈黃褐色」。

  以上文獻所描述的相貌勢難與史前遺址出土的人骨相比較,這也是張菁芳欲利用人骨學測值比較生體學測值所遇到的困難。依據番仔園文化晚期清水遺址所出土的人骨測值,番仔園人的男性身長約167至176公分,頭屬中頭、中額、中面、高眶、狹鼻、寬顎。這些形態特徵似乎與文獻所目視者相近似,與南部的平埔族相比,中部族群給人的印象似乎人長得不高,但女性卻很白皙。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