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考古誌

台灣新石器時代遺址中發現人獸形玉器

文/何傳坤

 台灣各地已發現的新石器時代遺址不下一千處,有趣的是,從距今5000年到距今2000年,在橫跨3000年之間,竟然有不少史前遺址出土的文物都出現,考古學家稱為「人獸形」的玉器,形態十分類似,啟發考古學界的好奇心。

 所謂的「人獸形玉器」 ,通常是用透雕的手法,雕出二個站立的人形,雙手叉腰、兩腿分開,頭部一起頂著一隻可能是貓科的動物。這種由人形、獸形及環、缺口所組合成的「具像玦」在卑南遺址出自複體棺,因每棺各出一件,易言之,死者只陪葬一件。在宜蘭丸山遺址共發現兩對,分別出土於第一號石棺及第四號甕棺中。到目前為止,考古學家已經先後從台北芝山岩的圓山文化(距今4000年至2000年)、台東卑南文化(距今5000年至2300年)及宜蘭丸山遺址的丸山系統(距今2000年),挖到「人獸形玉」(圖1、2),玉質是台灣東部特產的軟玉,玉色有黃綠、灰綠、淺橄欖色及灰橄欖色。

1.卑南遺址出土的人獸形玉
(採自宋、連
1984

2.宜蘭丸山出土的人獸形玉
(採自劉益昌
1996

 石璋如等詳細觀察了大馬璘出土的玉器後,指出:「…蛇紋岩較為特殊,目前所知產地都在中央山脈以東,以史前遺址而言,花蓮的平林遺址盛產台灣玉、蛇紋岩的材料及加工後的廢料,本遺址(大馬璘)出土的蛇紋岩製品及廢料和平林遺址的相當接近,彼此之間相隔一大型中央山脈,其關係仍待進一步研究。」陳仲玉認為:「(曲冰的)錛鑿形器均使用蛇紋岩、細質頁岩、火成岩等的石材。此類石材不產於濁水溪上游山區,而主要產地可能是東部縱谷,如平林等地。所以,古時曲冰人如何取得此種器物或石材是個問題。」他同時提及,這些器物極受珍視,許多標本上有殘件再利用的痕跡。他也提示了從東部的平林遺址附近取得此種石材的可能性。日本考古學家鹿野忠雄發現平林遺址時,認為平林的石器不論質地與形制與大馬璘出土石器中的一部分頗為相似。

 平林遺址位於東部縱谷之中,在萬榮鄉西林村落的西南方,面向花東縱谷的低位台階上,面積大約是500×800公尺。海拔約200~300公尺。在這裡曾發現的遺物包括:石板棺、板岩石柱、巨型石器、帶旋截痕石圓盤、打製石斧、矛鏃形器、石杵、石錘、帶旋截痕的玉料,陶器有素面陶及繩紋陶等。這個地點未曾進行碳十四定年,從所出現的繩紋陶推測,其年代可能距今4000~3000年左右。 前文曾提及各學者推測平林一地可能為玉器或玉材料的分散地,這可由地質資料加以檢討。首先在確定礦脈產地前,需先確定玉器的材質。以往認為玉器的材質主要為「台灣玉」 、「蛇紋岩」,例如卑南遺址第九、十次發掘的玉器材質,包括台灣玉(nephrite)、蛇紋岩(serpenitine)、綠色岩(green rock)。曲冰遺址的玉器材質,皆多辨為「蛇紋岩」。史前人選採玉料時,可能也是尋找「石之美者」開採,只尋找相似的岩材,似並無細分。但是在地質學上相似的岩石,其產生原因及化學結構卻可能有重大差異,岩脈存在位置也相異。玉器的材質可能包括了閃玉、陽起石、滑石、蛇紋岩及綠色片岩。 以上所提及可能做為玉器的岩石,可自各岩石分布地帶觀察,全部都分布在中央山脈以東的地帶,埔里地區及其以西完全沒有。而且主要的閃玉、陽起石、蛇紋石、滑石等都產在花東縱谷的豐田、萬榮、瑞穗、玉里一線上,這條產玉的地帶位於中央山脈的東側與縱谷交接的邊緣地帶。卑南地區除綠色片岩外,並無產玉的鄰近地點,故這條地帶上有豐富玉質石器遺留的遺址,很可能就是向台灣其他區域輸出玉胚或玉材料的重要地點。平林遺址可能只是其中之一。研究卑南遺址的國立史前文化博物館研究人員則認為,卑南遺址的玉可能只來自豐田一地。

 人獸形玉可能隨著東部石板棺傳統在各地傳播。例如卑南文化中著名的玉質裝飾器---人獸形玉器(圖3),便曾在芝山岩發現過(圖4)。1996年在丸山遺址又發現4件。最近中研院史語所的陳維鈞也在高屏溪的裘拉遺址找到同類型的玉器(圖5)。

 自人獸形玉器的空間分布推斷,東部平林、卑南等東海岸史前遺址,應與埔里盆地等區有過密切而長時期的互動。以花東的卑南文化遺址群為中心的互動區域,範圍可能遠達宜蘭、南投、屏東等地區。從台東到屏東有路跡可循,而若要到達宜蘭地區,除了跨越花蓮北端的山區這條困難重重的山路,尚可自海路乘船而達。但是惟獨南投與台東地區之間,除了跨越中央山脈,別無他路。

 至於陶器及石器與卑南文化相異的圓山文化,唯獨出現相同的人獸形玉器及兩翼形耳玦。雖然前者出土的數量不大,而「這些玉器並非各自從外地傳來,而是兩文化之間曾經發生過直接或間接的交流關係」。

 東部特產的玉器如何流傳到北部呢?它們是什麼用途?考古學界左思右想,得到初步的結論,「人獸形玉」可能是在花蓮(原產地)製作的玉器,藉著部落之間的交易廣為流傳,由於都是在石板棺內被發現的,極可能是陪葬品。不過,這些如巴掌大的玉器到底是死者佩戴的裝飾品,還是儀式用品,學界看法卻南轅北轍。

 目前有兩種說法都相當有趣,一派推測「人獸形玉」是玉玦(耳環),戴在死者的耳朵上;另一派則認為是某種器物的構件,很可能是鑲在木器或骨器上的用品。二種說法爭執的焦點鎖定在「人獸形玉」最下方的「乳突」,也就是人腳底下的突出物,由於前述三處史前遺址出土的玉器上,乳突點有二點、四點的不同,引發學界不一樣的判斷。後者認為乳突處是插在某種器物上的接榫點,前者則把乳突解釋成人的腳,上面的橫棒狀是「腳銬」。至於誰是誰非,尚無定論。

 更有意思的是橫臥在人頭上形似貓科的動物,看來很巨大強壯,這象徵什麼呢?和雲豹有關嗎?會不會是某一種「保護神像」?換句話說,「人獸形玉器」說不定是圖騰雕像。

圖3.卑南遺址標本圖示(採自宋、連 1984)

4.芝山岩遺址標本圖示(採自宋、連 1984

5.高屏溪裘拉遺址出土人獸形玉(採自陳維鈞 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