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輝樺

對於星空的觀察,人類從蒙眛時代開始即充滿著問題和幻想,透過遐思將星空的景象想像成許多生氣盎然與亮麗多彩的動人神話;尤其對於太陽和月球這二個最鄰近地球的目視大星體,更是有講不完的傳說故事。月球的周期性圓缺變化和日月合壁 (日食)的現象,最是引人重視。如今,人類已可登上月球,對太陽的觀測更是持續不斷,有關於它們的資訊時時都是人們注意的焦點,卻仍不失其神秘的色彩。天文學家的觀測,隨時有驚人的發現。身處天文、太空時代的我們,不應該對日月食現象視若無睹,也不可對相關的自然科學教育再漠不關心了。

對人類而言,太陽是極重要的天體。在天文知識不甚普及的時代,太陽突然間消失(日食),大部分的人們都會感到害怕。在日全食發生前後,可以見到月球從太陽和地球中間走過,而開始遮蔽太陽,太陽影像會從右到左一點一點逐漸被吞食(就地球上觀測者而言);剛開始,太陽影像逐步被吞食,因為太陽光太強,地面仍舊是亮的;隨後,當太陽影像整個即將不見的霎那間,天地會突然變暗,感覺就像太陽瞬間消失一般。天色變暗的原因,主要是月球影子落在地球表面上,而呈現月食日的現象。此時,可以見到從西邊遙遠的地平線上,有個黑影疾速過來 (時速約1600公里),又突然地通過離開,天地在短時間內變黑了,天空黯黑到只可看見幾個較亮的星星,這種現象稱為「白晝的夜空」。如此快速的景象變化,怎麼不令人害怕與恐慌。

各民族對日全食有著如天狗吃日、狼逐日等等不同的解釋,並有其各自解決的方法。中國古時候,民間是以敲鑼打鼓的方式來對付;由於日全食時間通常很短 (至多7分半鐘),所以在人們敲敲打打後,太陽可能馬上就會重現,因而免除了人們的驚慌。中國對日食的記載很早,在漢朝的墓中就挖出許多石頭,這些石頭上刻畫了很多日月星辰的圖形,其中一個畫有「日月合壁」,亦即太陽與月亮疊在一起,就是當時的日食記錄。中國人對日食的科學解釋為「陰侵陽」,中國很早就知道視為「陰」的月亮遮蔽了視為「陽」的太陽,而造成日食現象。古時也有「月盈則食」的說法,意指月食現象發生都是在滿月之時。

日食發生時,中國古代朝廷也會有所行動。中國人認為天代表大自然,太陽在大自然裡有著最崇高的地位,皇帝稱為天子,則意指其為上天派來管理人民的。既然天代表皇帝的父親,祂會透過太陽表面的現象來警告其地上的代理人—— 皇帝,明示他做錯什麼事情、有什麼事情要小心等等;於是,透過各種徵兆呈現出來,日食就是一個常被利用的狀況。根據古書「避鎮殿」記載,漢朝每當發生日食時,皇帝就不到大殿做早朝,而到偏殿旁的小殿進行早朝,並且一切從簡。

西洋最有名的故事記載是在西元前585年。當年,米提斯與利比亞兩族打仗,打到—半時忽然太陽消失不見了,兩族族人害怕災禍的到來,終於達成美好的結果—— 兩族講和通婚。對於日食現象的看法,除了大溪地人把日食當成吉利的現象外,其他的國家都將它做負面的解釋。譬如西元前六百多年,雅典攻打某族時,因為發生食象而不敢繼續進攻,反倒讓敵方趁這段時間有了準備,結果當雅典軍隊進攻敵方時,反而被打敗了。

另一個例子發生在發現美洲新大陸的歐洲人哥倫布身上。西元1503年,當哥倫布帶領水手航海到牙買加島附近時,他們所搭乘的船壞了,只好請牙買加人提供食物。食物給久了,牙買加人並不想再提供,令哥倫布相當為難。由於哥倫布懂得日月食的原理,知道即將發生月食現象,於是就跟牙買加土著約定當日開會討論繼續提供食物的問題。預訂開會的當天果真發生月食,哥倫布警告土著這是神怪食月 (月食)現象,這使得牙買加人感到害怕,於是牙買加土著請哥倫布去與神怪協談,哥倫布退席再出現後沒多久,月亮又出現了,牙買加人為了感謝哥倫布,又繼續提供食物給他們。

日食在以往原為令人們所害怕的天象,但經過長年累月的實際觀測經驗,已成為非常有趣而值得做科學探索的天象。本文簡述日月食對於人類歷史的影響,或許能激發讀者的興趣而對它們有多一些的認識。回溯以往,當太陽、月亮、地球依序排列在一直線附近而產生日食景象時,我們站在月球的投影下,既可體驗成為太陽系一部分的感受,又因而理解宇宙正在規律地運行著,那是多麼令人興奮的事情。